10
2018
10

捞窝捞

在我们扬州,称螺蛳为“窝捞”。窝捞是极普通的水产,沟湖河汊,甚至水稻田、排水渠,只要是无污染的水中,都极易繁殖生长。水稻田里还出产一种大个的窝捞,人们称之为田螺。不论是窝捞还是田螺,在清贫的岁月,点缀在餐桌上,总算得上是一道荤菜。

  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水乡的孩子,有几个没下河摸过窝捞?河边的高瓜叶下、水草丛中尤其多,芦竹叶上也趴着窝捞。那水凳腿上密密麻麻粘着的青色一大片,可不是窝捞?一抓一大把,淘米洗菜洗衣服的,顺便抓一些,回去养在盆里或缸里,吐吐泥沙,想吃时就捞起来。

  六月六,洗澡白。水乡的孩子在初夏就开始下河洗澡,腰里系根绳子,绑在澡盆上,尽可游到深处,踩河歪儿(河蚌),也摸窝捞。摸窝捞总归是小打小闹,更专业的是用蹚网蹚。

  那时不少人家有蹚网。一根四米多长的毛竹,粗头端部横着一根一米多长的粗毛竹片,形成丁字形。三角形的蹚网兜底,一条边密密地系在横竹上,另两条边拉直了固定在毛竹上。蹚窝捞得顺着河底用巧劲,握住毛竹悠悠地往前送,随着阻力增大,毛竹晃悠悠,弯曲如弓。抓到毛竹梢子就到头了,猛地往后一收劲,兜住所捞之物,一个劲地往后拽。到河边,先提起网兜哗啦哗啦地清洗一番,洗掉淤泥河沙等杂物。眼睛瞪大了瞧,要是发现小鱼小虾小螃蟹,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。将网兜平放在河岸泥地上,捡掉碎瓦片等杂物,剩下的是窝捞,直接哗哗地倒进桶里。

  还有一种是用铁丝篮子捞窝捞。这种篮子银光闪闪,不大不小,现在农村的集市还有得卖。篮把手上系一根长长的尼龙绳,先理顺圈好,将一端缠绕在左手臂上抓牢,右手抓住铁丝篮子和圈好的尼龙绳,像投掷标枪一样往河中猛甩,待铁丝篮子沉到底,将手中的尼龙绳压着河岸,慢慢拖拽。这种方法捞得的窝捞不是很多,但用具携带方便,可以投掷很远,也有一定的优势。

  俗语说:清明螺,赛过鹅。清明前后的窝捞还没产籽,肉质肥美,口感最佳。我们这一方的寻常吃法有两种,一种是用清水煮,熟了挑出肉来,与韭菜同炒,鲜香味美。还有一种是用钳子夹掉尾部壳子,继续养在水中,清洗干净,同红辣椒、姜末、蒜末爆炒,只放少许的酱油和料酒。青色的窝捞在铁锅里咯嘣地蹦跳,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脆响中鲜辣的香气袅袅地扑鼻而来。放少许水,稍煮片刻,装盘,撒胡椒粉。捏起一只大个的,用嘴猛的一嘬,小巧的窝捞肉儿,混着青窝捞壳里的原汤原汁原味,鲜香麻辣咸,还有那窝捞肉特有的清香,连爬带滚地卷入口中,那真叫一个美!

  听说邻镇宜陵已经举办了好几届螺蛳美食节,大厨们创新了不少螺蛳菜肴,比如火腿上汤螺蛳、螺蛳蟹黄酱、螺蛳羹、螺蛳清汤、黑珍珠面疙瘩、螺蛳肉糕、螺蛳狮子头、酱骨螺蛳、鹅螺蛳等等。

  瞧,小窝捞,大文章,螺蛳壳里真能做道场!


乐康宠物荐稿
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